《寻秦记》之后续

《寻秦记》之后续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黎晓阳

  话说项少龙之子,西楚霸王项羽兵败乌江。欲渡乌江无颜见江东父老而自刎。项羽刎于乌江,其子项小虎那时才十五六岁,得知父亲刎于乌江,来不及悲切伤心,即时连夜收拾行装逃往云南,云南大大小小有六十多个小数民族,山多林密易于逃命,官府也难于追辑,勿忙中,小虎只带上几件简单的行装,另外,还有几件爷爷项少龙的书籍和“玩意”。

      汉朝时期云南、广东分别称作滇、粤地区,都被中原称为“南蛮”之地。初汉政权刚建立,南方地域民族部落纷争众多,各部落相互斯杀,争夺地盘,争扰不断升级,民不了生,有的地方甚至出人食人的惨剧。西楚霸王梹败乌江那年正值天灾不断,南方不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天灾,尤其是云滇地区波及方圆百里,到处一片凄凉,令人目不忍忍睹。

      小虎颠簸流篱,历尽千辛万苦才到达云南照通县一个小镇。为了安全起见,小虎不敢报上真实姓名。思前想后,他回想祖先是战国时期的越国人,他就改为越小虎。

      小虎到了云滇地区,终日无所事是,往昔繁华生活已成过眼烟云,当下倍感凄景。出逃时过于勿忙只带了老爷子项少龙的几件所谓的家传之“宝”,也没来得及多带盘里,安顿下来已经几个月了,盘厘也用得差不多了。虽是名门之后,项羽也不缺三宫六院,可是项羽是我国最早提出计划生育的人,提倡优生优育一孩政策!因此,小虎是独苗,贵为龙子,有点骄气也实属正常,他爹长期南北征战,战无不胜,世人称喟西楚霸王,那有空闲时间教小虎学文习武,平日也没勤加学习四书五经,更不要说有弯弓射大雕的本领了。当下,也没有一技所长,这下小虎可范了愁“小虎呀!小虎!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大名鼎鼎的项父呀!真是猪狗不如的项小虎,呸,还敢姓项,是愧对祖先的越小虎才是!”

      小虎盘川所剩无几,百无了懒自然打开爷爷项少龙的背包,包里有一本书,但里面的字体十分简陋,还有两件黑乎乎的东西,其中一件是曲尺状的,曾见爷爷使用过一两次,他隐约依稀记得如何运用,记得此曲尺扣动板机,向着的物体就会应声倒下,威力无比。此时,才注意到这东东手柄上刻着“香港皇家”反过来对称位置上同样刻着“特警专用枪。”他顺手模仿爷爷的手法依次拆枪,解枪,装弹。令外大约还有三四十颗子弹,同样有两个黑乎乎写着“特警专用手雷”,包里还有一件写着特警专用防弹衣,小虎顺手穿上防弹背心,心想“爷爷真是奇人异仕,衣服也与众不同的,何解没有“袖”子,成何体统!”,再看还有一双靴子,很有份量,同样是写着特警专用的标的。小虎顺手也同样穿上,两个多月的颠簸,布靴也快破了。感觉重重但特别暖和,行走几步,咦!又很舒服很便捷,爷爷真是神人也!背心、靴子大小刚与我合适,难道   爷爷早已料到我今天如此落难!

  小虎来到南方总是觉得湿泣泣的感觉,也难受。四肢经常乏力,口味也不大合适,或者与从前王府的待遇是天渊之别吧!

  次日,小虎出门。顺着市集人群溜达溜达,心中范了愁,盘川所剩无几,免强支持今天的伙食,从小在王府成长,虽说虎父无 子,但在王府毕竟是衣来伸手食来张口,如今煮个面,蒸条小鱼也会令小虎范了难。想着想着,市集两旁堆满了难民,衣衫不整,一股异味令人侄息,有卖儿卖女的,有卖身的,小虎一直生于王府,那里见过此种景象,穿过难民区,那边有卖艺的,玩杂耍的,还变法门的,有卖唱的,有卖食的,嘲杂一片,好不热闹,,,不过,与从前的长安街相比就有天渊大之别了。

  眼前的凄凉景象让小虎感觉到从天堂掉到地狱也不过如此,心中暗想“我是西楚霸王之后,我要肩负拯救万民之责呀!让百姓过上安稳的日子,男耕女织,天下太平,丰衣足食,哼!我一定要仿效爹爹,这样才不愧对列祖列宗呀!”

    小虎在大街上悠转着,想找份小工帮补生活,首要是先想法子填饱肚子,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到处都是难民,那有什么活干。

    街尾的皇榜前堆满了围观的百姓,他凑个热闹,围了上去,小虎左看右望,半天也看不出个门道来,皆因一萝字他没认得几个。前面一个看似书生的中年男子悠然自得的读了起来:“近来岗上来了只“大虫”,已令过往客商死伤数十人,猎人捕杀也有两人丧于岗上,,,,,,重赏!”

   小虎心中一喜:“真是南蛮之地,区区小虫也如此兴师动众,闻虫色变,还重赏!真是天大的笑话,即便如此,何不趁此机会我除此害虫,为民除“虫”,这或许重赏之后还有令一片天地呀!”

小虎勿勿赶回行馆,收拾好简单行装,直径向县衙走去。他不想此刻有半点犹豫,“莫说是大虫,就算是大龙,我也要去收拾它!如其虚渡余生,不如效仿当年父亲“破釜沉舟”一役,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名垂千古,流芳百世!

  来到县衙门前,小虎抬头一看,衙门上方写着“通照府”,右边是个大鼓,行至鼓前,猛力雷响大鼓,有点英雄赴死的姿态,隆隆隆,,,,,,,

  半晌,衙门走出两个打着呵欠懒洋洋的衙差。

  “那家的乳儿,吵着大爷安睡” 衙差问道。

  小虎朗声说:“本少爷报名上岗除虫,请两位官大哥命人引路,安排酒肉与我,让奄饱餐一顿,好让晚辈有力除虫。”

  “哈哈!你这乳儿扰我清梦,来这想混吃混喝”说着说着,两衙差拿起杀威棒驱赶小虎,小虎来不及分辩,已被两衙差赶下台阶。

  没法子,小虎只能渺无目的向前走,走到一条河边,探头洗个脸,提下神。水波轻漾,清清的倒影在水波中荡漾。本来就是瓜子口面的他,脸变得更消长了,下鄂尧起,肤色熬黑,胡须脏稀稀的,,,“难怪差役会驱赶而去”小虎心想。

  小虎把心一横,把仅存的盘缠打壶酒来斤肉,酒足肉饱就上山除虫。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万斛响马“宝蛇子”
·下一篇文章:拉马塬的神奇传说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1613112813J3DCDI1EJA1CEFAHBKG5.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