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感人鬼故事——冥妃传说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佚名 点击数:
 

 

 
 

走进了浴室,不停的冲刷着赤裸的身体,水顺着肌肤滑动,一滴一滴的沿着光滑的肌肤游走。而我,不停的清洗着其腰如缎的黑发,一丝一缕,不停的环绕在指尖。栀子花的清香弥漫在热气中,让我疲惫的身体一点点的得到松弛,肌肉也不再绷紧。

就像在他的怀里,宁静而安逸。魁梧而又修长的身段,总能包裹着娇小的我。一双就如同冥府一样阴冷的眼睛,永远也读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也无法去揣测什么。我迎面向水淋去,拼命的想甩开他的影子,想冲刷掉关于他的种种记忆,可是怎么也挥不去他的影子,挥不掉我断然而去,他最后流下的,那双凄楚而愤怒的眸子,那幅模样是永远不该出现在他脸上的,永远也不该……我将龙头旋转到冰水的尽端,刺骨的冰水涌了出来,渗透了全身,让我洗尽所有关于他的信息,直到一个巨大的喷嚏响起,我才急忙的跳出了浴室。

客厅里的电话声,此起彼伏的响着,我裹了一件纱衣就跳了出去,一只雪白的大狗挡在我的面前,看上去一身的疲惫。我眯着眼睛望着它,看来它已经把我交代的任务办完。

我一手拿起电话,一手抚摩着它的头,它安静的凝视着我,用它漆黑如夜的眼睛,如同它的主人。我闭上眼睛,不再注视这双漆黑而清澈的眸子。

“你好,我是雪依,请问有什么事吗?”我客气的询问。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对方应该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我揣测道。

“请说,如果是我能够作到的事,我一定尽量而为。”每次的开场白总是没有变化,我都听得麻木了。

“我想找我妻子,我想企求她原谅我,也希望她能放过我,我不是有意背叛她的。”

“先生,你找妻子,应该去找侦探,而不是找我。”我有些气愤,妻子不见了,才想到去找,就像他一样。

“她死了,……在我的面前自杀了。”他半天在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惊诧了,然后喘了一口大气。

“我能帮你一些什么忙吗?”他找上我,应该知道少许我的底细,要不,也不该找上我。

“是灵嫂叫我来找你的,她说这个忙你能帮得上。”原来是灵嫂,她是我的同行,唯一不同的,也许就是我比她的道行深一些。

“告诉我她自杀的地点和时间。”

“上个月的11号,从我们家的12楼的楼顶上跳下去的,你能帮我吗?”他怀疑的问。

“不知道,可以告诉我你的地址吗?”

“长安街45号A栋大厦。”

我迅速的记下地址,“OK,明天晚上我会过去的。”我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因为不太乐意和这样的男人接触一些什么。

“你有话对我说,是吗?灵翼。”我望着刚从冥府送魂回来的它。

“冥王,问你好吗?然后让我好好照顾你,托我把雪钵衣带给你护身。”我看了一眼雪钵衣,这是冥妃的官服,上面覆有他大量的灵力,穿上它,百里之类的鬼魂无法再靠近我,又如何让我去送鬼?我瞄了一眼灵翼“还叫你传了什么话。”

“你们一百年的承诺就将到期了,如果你依然未回心转意,他将还你自由身,你不用在逃避殿下了。”我苦涩的微笑,这不是我所期许的吗?盼了一千年的自由,即将到手。

“殿下不会在骚扰你的生活,你也不会在异样别人深长的目光,你会得到生老病死的,你所向往的自由生活。”灵翼嘴角绽着笑容。

“够了,不要说了,灵翼,你去给我跑一趟这个地址,看着个女鬼还在吗?如果在,给我转告她,明天子时我会去找她,这段时间不许闹事,要不我会让她尝试灰飞湮灭的滋味,还有给我查一些资料,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自杀。”我感觉自己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灵翼嘴里嘀咕着:“你这个软心肠,恐怕连伤鬼都不忍心,还会让鬼灰飞湮灭,我看你别被鬼打得灰飞湮灭才好。”

我不吭声的瞪视着消失的灵翼,把手交替的抱着自己,不停的想着他所说的话。然后把头颅埋在膝盖里面,我轻咬着唇瓣,睫毛不停的颤动,水雾弥漫在眼中,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掉落一滴,只是随着回忆,洒落在心底。不知不觉,我已经为他在一百年里,贮了一心海的思念,恬静而透亮,为他蓄了一心海的柔情,温婉而缱绻。可是这些都是我不愿意传达,给那个任性而顽固的男人,那个至高无上的王者。天下的人都要成服于他,而我偏偏要背道而驰,我想教会他什么是情深似海。可是他依然是至高无上王者,而我,依然是我。思绪慢慢的,慢慢的走远了……

清晨,赤白的光亮,让我睁不开双眼。等到了适应阳光的沐浴,我才渐渐的舒醒。一夜的卷曲让我的肉身麻木不堪。没有打理就睡去的头发,现在已经蓬松得像一团棉花,无数的大小节,就如同我和他永远也理不开的心结一样。梳理着长发,灵翼不知不觉的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着实的吓了一掉,不由得埋怨它的一声不响。

灵翼看了一眼我,然后读出我心理面所想的。“你也不能够怪我,我是灵兽,又不用走路,天天飘来飘去的,你要我如何发出声音啊!为了陪你这个小女人,我和我老婆分开了一百年了,天天给你办事,给你这个不付责任的鬼卒送鬼,才能回家看看老婆。”灵翼大吐苦水。

“又不是我想的,你可以马上回去啊,去那悠远,阴深的地府。”我白了它一大眼,我知道它不是不想,只是有王命在身。他们两夫妻,是为我而生的,一个必须保护我的灵魂,一个必须保护我留在冥界的元灵。“对不起,是我欠你的,如果有机会,我会偿还的。”

它愤怒的看着我,“我们是为你而生的,也许没有了你,王不会把灵力,注入给我们两块守护石上面,我和雷羽也只能遥望,而不能相首。”

“那你们该感谢我,不是吗?”我触摸着它白皙,光滑的毛,“为我作的决定感到不明白。”灵翼低下了头,“你为什么一百年不愿意去见王,每次看见他提起你,总是很忧伤。”

我冲它笑了笑,“没有原因的,好了,别说我和他。告诉我,你查的结果是什么?”我梳理着打了许多节的头发,头发长了就是麻烦,不像过去,总有人帮我梳理,无论是为人,还是为他冥王的妻子。

“女人叫王芊,今年三十岁,死亡时间是上个月11号下午,原因是跳楼自杀。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劝服她。她丈夫有了外遇,对象怀了他丈夫的孩子,要求他丈夫和她离婚,可是她不答应,那个女人就以自杀来要挟她的丈夫,后来她砍了那个女人两刀,把女人要挟到她家的天台,准备和那个女人同归于尽,结果最后一秒,她放开了那个女人,在她孩子和丈夫的面前,跳楼自杀了。”灵翼一边说,一边描述着当时的情形。

虽然我是个鬼卒,可是我最怕血淋淋的场面,听得我直犯恶心。“够了,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要我陪你去吗?”

我摆了摆手,拿了一件很薄的单衣出去了。

夜很暗,实有实无的星星点点闪烁着,孤独而寂寞。站在屋顶上,想着当时那个女人也站在这个屋顶,瞄了一下楼底,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死状,身体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她为什么会选择从这跳下去,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并且还当着自己孩子的面前。

一个女声幽幽响起,“是你找我来的吗?”

我转过头,“你是王芊”我上下打量着这个女鬼,她有一副很清秀的五官,娇小的身材,是那种属于贤妻娘母的女人,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怨气去拿刀杀人呢?又有那么大的勇气从这么高的楼层跳下去。

“我是王芊。你是谁?”

我轻轻的微笑,为她扶平恐惧,让她颤抖的心灵得到一丝温暖。“带你走的人。”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哪都不去。我只想看着我的孩子,守着他。”她悲哀的说。

“你既然这么爱她,为什么在他面前自杀,你知道这样会使他,幼小的心灵永远存在着母亲自杀的行为。”我激动的说,一点愤怒,一点对孩子的怜悯之心。切肤之痛,就像当年我母亲杀了父亲,然后自杀的一幕重演一样。

“我也不想的,就是那个女人,她毁了我的家,毁了我这么一个温馨的家,我要杀了她。”女鬼越来越激动,鲜红的眼睛,悲怨的怒吼声响撤了这宁静的黑幕。

我轻轻的哼起曲子,这是她每天夜里都会唱给她儿子听的催眠曲,“快快睡啊!宝贝,窗外天已黑,小鸟归巢去,太阳也休息。快快睡啊!宝贝……。”

她渐渐平静了下来,嘴里不停的叫着孩子的名字。“我们可以好好聊聊,有些事堆积在心里多了,便会爆发的,人一样,鬼也一样。”我柔柔的说,顺着风,我也飘起来,然后坐到了天台的边缘上,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过来。

王芊坐了过来,“你很漂亮,像个属于夜的精灵。”

“谢谢,你是第一个如此形容我的人。”我羞涩的笑了一下,被女人夸,这还是第一次。“你为什么会自杀,不介意告诉我吗?”我轻笑,透着温柔。

“为了我爱的人,当年我20岁,不顾母亲的反对嫁给他,那时候真的很幸福,我们为了生活努力着。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对方,我心疼他,他怜惜我。没有钱,我们却过得很幸福,没有玫瑰,我们却拥有爱情。生活好了,我和他一起努力的公司走上了正轨,父母承认了我们的爱情。面包有了,爱情也有了,我以为我会快乐的生活在他所编织的爱情童话中,可是他却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的爱情。我恨他,我恨那个女人,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她却毁了我们完整的家,我给了丈夫改过的机会,可是她每天都来骚扰我的家庭,我受不了了,便拿刀杀了她,一刀,两刀,血,鲜红的血,好多好多。”她激动的描述着。“我跳下去了。最后一秒,我看见丈夫的目光,那一瞬间我发现他依然是爱我的。虽然只有刹那间的几秒,我发现旧日的爱恋,依然柔迷盈醉。多想,当时多想伸手在拥住他,在拥住那如梦幻的时光。可是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只是丈夫在我尸体旁的忏悔,幼儿在耳边的呼唤。”

“为什么,人总是认为,死了便没有了痛苦,万事终了。其实死了痛苦依然存在,反而加深了,周围的人也陪着你痛苦,何苦呢?奈何桥上无数的女人不断的徘徊着,依然在寻找她们生前依恋,和寻找的人。为什么活着的时候在等待,死了还是要等呢?长久的无奈,长久的哀怨,痴痴的等,苦苦的盼。”而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唯一不同,他们只有几百年的等待,错过了一生,还有一世。而我呢?等待了百年又复百年。每天都在奈何桥的一端守候,盼来了他,又要送走。送走了,又痴痴的等,苦苦的盼。不停的期望着他的出现,望夫石,这个名字真好听,千年,我够了,也累了,倦了。原来作为王者的女人,除了要拥有与他匹配的气质,还得拥有一颗苍老的心,还有等待千百年的毅力。“你爱他吗?恨他吗?”我心中浮现淡淡的哀伤。

“我爱他,一点也不恨,爱他爱得自己苍老,死的瞬间,我才发现原来爱一个人是不容背叛的。可以请你帮个忙,带我去见他,我想告诉他,我已经原谅他了。”她望着我,眼里没有了仇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女人想见恋人的哀容。那是我脸上也常常浮现的面容。我点点头,左手拿起了长明灯,右手拉起她透明的手,向楼下走去。

我敲了敲她家的门,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人,他看起来仿佛一下子变得苍老十几岁,一种饱经风霜的感觉。直觉告诉我,他就是她的丈夫。孩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进来,他微微的一笑,“是妈妈,妈妈回来了。”

 
   

 

·上一篇文章:恐怖鬼故事——血玉镯子

·下一篇文章:恐怖鬼故事——下雨的平安夜别走四楼



 相关故事


·一个很感人的故事:公猪与母猪

 

 

·恐怖鬼故事——下雨的平安夜别走四楼

 

 

·恐怖鬼故事——血玉镯子

 

 

·鬼故事:忆故人

 

 

·自习室里的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宿舍夜半惊魂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非我站原创的,按照原来 出处,自行链接)。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