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皇后和宣华夫人是两位被人多次易手、历尽风流的极品女人

萧皇后和宣华夫人是两位被人多次易手、历尽风流的极品女人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历史上风流一时、美艳绝伦的红颜女子不计其数,然而能象隋炀帝杨广后宫中的萧皇后和宣华夫人这两位被人多次易手、历尽风流的极品女人却是寥寥无几。

  萧皇后天生就是一个人间尤物,年仅十三岁就作了晋王杨广的妃子。然而,随着隋朝灭亡后,她便开始不断地被迫更换身份,从隋场帝的皇后,到宇文化及的淑妃,再到窦建德的宠妾、两代突厥番王的王妃,最后又成了唐太宗李世民后宫中的昭容。千般沧桑、万种风流,全溶进了她数十岁的不同一般的生命历程。

  萧皇后是南朝梁明帝的女儿,天生丽质,娇媚迷人。就在萧皇后出世的那年,北周杨坚接受静帝禅位而作了隋文帝,八年以后隋军攻入建康,统一了全国。隋文帝的二子晋王杨广在平陈战争中功绩显赫,为了表彰他,文帝除了给他加官晋爵外,还下诏天下名门世家,统统将家中未出嫁女儿的生辰八字呈报朝庭,以便为年方二十一岁的杨广选一相配的王妃。谁知挑来送去,年龄相当的姑娘们这个不合。那个又相克,最终唯独刚满九岁的萧氏女的的八字与杨广的八字合在一起才是大吉,于是选定了她。因为女方年纪大小,接入宫中后并未马上成婚,独孤皇后对这位稚嫩可人的小媳妇十分喜欢,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抚养,并为她请了许多师傅,教她读书、作文、绘画、弹筝。聪明过人的萧氏女学什么象什么,往往一点就通,四五年下来,她不但出落成一个明艳秀丽的小美人,而且知书达礼,多才多艺。

  开皇十三年,隋文帝与独孤皇后商议决定为他和萧氏女完成了婚事。杨广这年是二十五岁,新娘才刚满十三岁。洞房花烛夜,杨广心花怒放地把娇羞万状的小王妃拥进怀里,也象拥抱了无穷的希望,因为替他们合婚的人,曾经私下里神秘兮兮地向杨广透露说:“萧女命中注定要入主中宫,母仪天下。”萧氏女既然要母仪天下,那么他这个作丈夫的不就是一朝天子了么?虽然晋王此时不是太子,但他仍然觉得希望就在前方,因此他把萧妃视为自己命中的福星,对她珍爱备至。

  因为有了萧妃这颗希望之星,原本不曾对王位作妄想的杨广,开始有计划地与大哥杨勇展开储位之争了。杨勇这时已立为太子,却因冷落了正房太子妃元妃而宠爱偏房云昭仪,引起了严治后宫的母亲独孤皇后的不满。杨广乘虚而入,故意在母亲面前极力装出一副仁孝正派的样子,还有意作出疏远萧妃专心政务的姿态;而聪明识体的萧妃也一本正经地与他配合,还不时到独孤皇后那里哭诉杨广只顾政务冷落了自己。他们夫妻的一唱一和终于打动了独孤皇后的心,终于废除杨勇太子之位,把杨广推上了太子宝座。这时距离杨广与萧妃完婚已经七年了,也就是说,这对颇有心计的小夫妻,在母亲独孤皇后前面整整演了七年的苦情戏。

  杨广登太子位一年后,独孤皇后因病而死。隋文帝暮年入花丛,不久就精力殆尽,瘫卧病榻了。一日清晨,杨广入宫向父皇请安,恰好在回廊上与文帝的宠妃、风华绝代的宣华夫人不期而遇,好一个宣华夫人,真的是滑肤如凝脂,粉面似桃花,言语赛黄鹏,行走胜弱柳迎风,杨广不禁为之怦然心动。

  第二天,杨广借口就近照顾卧病仁寿宫的父皇,而住进了近旁的太宝殿,他寻机趁著宣华夫人独自入厕之际,蹑手蹑脚地跟随在后,一把抱住她柔软的腰肢,更是心醉神迷。宣华夫人是陈后主叔宝的妹妹,虽然国破家亡,却仍然保持著一份金枝三叶的高洁与矜待,岂肯让杨广随意胡来,她大声叱责,奋力争脱。然而,事隔不久,隋文帝便不明不白地死于病榻之上。

  宣华夫人听到隋文帝驾崩的消息后,顿时花容失色,悲苦异常。没想到当天暮色时分,杨广派人送来一只锦盒,宣华夫人以为是让她自尽的鸩毒,迟迟不敢打开;经不住使者的一再催请,她双手颤抖地打开锦盒,里面竟是盛著一个五彩丝线编成的“同心结”,宣华夫人明白了杨广的心意,宫人们纷纷向她道喜,她自己的心情却杂乱如麻。

  此时,杨广已经悄悄前来临幸宣华夫人,宫女们连扶带拽地把她簇拥到杨广面前,一个是色迷迷地急不可待,一个则愤恨、羞怯交集于心,但迫于时势,宣华夫人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又能如何反抗呢?当天夜里,父皇新丧的杨广就在其父嫔妃宣华夫人的宫中度过了消魂的一宿。

  杨广做了大隋朝的皇帝,是为隋炀帝,萧妃自然也就升为了皇后。这时杨广是三十六岁,萧皇后才二十四岁。隋场帝觊觎已久的皇位终于到手,再也没有谁能约束他了,因此就彻底露出他贪欢好色的本来面目。萧皇后已与他做了十余年夫妻,新鲜感已消失,而费尽心机才到手的宣华夫人则更能刺激他的胃口,因此,他每日下朝以后,便泡在宣华宫中寻欢作乐,把个同舟共渡十余年的萧皇后冷落一旁。萧皇后当然咽不下这口气,她利用皇后的权力逼迫宣华夫人迁往偏僻的仙都宫,断绝她与隋炀帝的来往。

  自从宣华夫人远离后,为她所迷的隋炀帝惘然若失,郁郁寡欢,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根本不理睬萧皇后。萧皇后见此情景,知道采取这种强行隔离政策并不能换回场帝的心,不如索性成全他们,自己也能讨得炀帝的欢心,反正自己的皇后宝座是谁也占不去的。于是,她便劝说隋炀帝说召回宣华夫人。

  隋炀帝听后不尽大喜过望,当即派快马前往仙都宫宣召宣华夫人。使者回来时,没召来宣华夫人,却带回夫人所写“长相思”词一阕:“红已稀,绿已稀,多谢春风著地吹,残花离上技。得宠疑,失宠疑,想象为欢能几时,怕添新别离。”

  隋炀帝看了以后,明白宣华夫人是心中顾忌萧皇后,同时也想乘机绝断与自己的关系,以明旧志。他当然不会就此罢手,当即依韵和词一阕:“雨不稀,露不稀,愿化春风日夕吹,种成千万枝。思何疑,爱何疑,一日为欢十二时,谁能生死离。”

  隋炀帝的垂施雨露、图慕恩爱之情跃然纸上,又遣快马送往仙都宫。难辞隋炀帝的执著之情,宣华夫人只得重施脂粉,再画娥眉,乘坐炀帝派来的七香车再入宫来。说不尽的朝欢暮乐,道不完的男欢女爱,可惜美景不长,半年之后,宣华夫人一病不起,不久便香消玉殒。

  隋炀帝见美人已去,倍感冷清,便下诏广征天下美女,同时派人大规模修建东都洛阳,先建显仁宫,后修西苑,广泛搜罗海内外奇材异石,佳木珍草充实其中。美人美景,让隋炀帝每日追逐嬉戏,其乐融融,而萧皇后每晚却独守空帏,深感寂寞。

  隋炀帝日日新婚、夜夜洞房,自然乐不可支,竟把一切军国大事,尽抛脑后。萧皇后对此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就作了一篇“述志赋”,婉转地劝规皇夫有所节制、用心国政,然而一点效果也没有产生。

  就在隋炀帝左拥右抱,放荡酒色之际,萧皇后却冷冷清清地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长夜。这时萧皇后方才三十来岁,绵绣春心依然荡漾,虽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她那充满激情的心仍觉得空荡荡的。不久,海山殿的护卫校尉宇文化及年轻英俊的身影深深映入了她的眼帘,也逐渐印入她孤寂的心底,于是她不时对他递送秋波,施以恩爱;宇文化及其实也早就被这位美丽而孤独的皇后迷住了,他好多次都想冲上去把她拥进怀里抚慰一番,但碍于她的身份,他不敢妄动。

  一个风狂雨骤的午夜,宫女们都已歇息,因心情躁动而不能入眠的萧皇后起身踱步来到大厅,正好遇上值夜的宇文化及,四目相撞,霎时撞出了闪亮的火花,一股热流冲击著两个期望已久的人心,他们不顾一切地拥抱在一起,不久,宇文化及又把萧皇后抱进了她的卧室,在那张锦绣大床上,两人共作了一场鸳鸯梦。从此,两人借宇文化及职责之便,乘隋炀帝梦醉迷宫时,他们就悄悄共度春宵。

  为了饱览江南秀色,隋炀帝下令凿通了连及苏杭的大运河,然后带领萧皇后及众多佳丽浩浩荡荡幸游江都。炀帝下江南时,只见运河中舢舻相接绵延二百余里;骑兵沿岸护卫,旌旗敝野;龙船摇橹拉纤的都是年轻的宫女,柳腰款摆,姿态曼妙,让隋炀帝大饱眼福,谓之“秀色可餐’;而宫女们梳妆洗下的脂粉流满了运河,香气数月都不散尽。大业六年,扬州壮丽的离宫落成,隋炀帝偕同萧皇后再次游幸江都,隋炀帝还写下了著名的“春江花月夜”一诗;“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当隋炀帝第三次来到江都之时,可惜江都的繁花早已开尽,隋炀帝又想东游会稽,命人开凿通会稽的江南河。谁料运河尚未凿成,天下已经大乱。太原留守李渊率兵攻下长安,宇文化及与兄长宇文智及在扬州起兵造反,刚满五十岁的隋炀帝在寝殿西阁被乱臣缢杀,而萧皇后也无可奈何地成为了宇文化及床上的美妾。

  就在宇文化及醉心于美人萧皇后的缠绵之时,在中原一带起兵的窦建德,攻城掠寨,所向披靡,最后直逼江都,宇文化及抵挡不住,一败再败,最后带著萧皇后退守魏县,并自立为许帝,改称萧皇后为淑妃。不久,魏县又被攻破,仓皇退往聊城,窦建德率军一路追击,最后攻下聊城,杀死了宇文化及。这次距隋炀帝的死,还不到一年时间。

  窦建德俘获了萧皇后之后,不想他也被萧皇后的美艳姿容和高贵气质迷住了,便立即收她为小妾,纵情于声色之娱,把自己逐鹿中原的初衷几乎忘到了九霄云外。

  窦建德的原配妻子曹氏醋意颇重又十分厉害,常常给他们一些难堪。在他们两人沉浸于温柔乡中时常常不期而至,搅乱窦建德和萧皇后的好事,弄得窦建德大失情趣。这时北方突厥人的势力迅猛地发展起来,大有直逼中原之势。原来远嫁给突厥可汗和亲的隋炀帝的妹妹、萧皇后的小姑义成公主,听到李渊已在长安称帝,又打听到萧皇后的下落,就派使者来到乐寿迎接萧皇后,窦建德不敢与突厥人正面对抗,又觉得有原配妻子曹氏经常闹场,自己与萧皇后的好事难以持久,便把萧皇后交给突厥的来使。

  突厥可汗一见萧皇后的风采,顿感天下之美都集于此女一身,当天夜里蒙古包中春情洋溢,无可奈何中,萧氏便由大隋天子的皇后变成了番王的爱妃。

  不久,老番王死了,由颉利可汗继位,按突厥人的风俗,老番王的妻妾,即义成公主与萧皇后姑嫂两人又被新任番玉接手。虽说萧皇后要年长于义成公主,但由于她那天生丽质和迷人风韵,使颉利可汗经常夜宿她的帐帷之中。

  十年后,也就是唐太宗贞观四年,唐朝大将李靖大破突厥,索回了萧皇后。这时萧皇后已是四十八岁的半老徐娘了,而唐太宗李世民才三十三岁,但萧皇后入朝时,李世民见她云髻高耸,雾鬓低垂,腰似杨柳,脸似牡丹,美眸流盼,仪态万千,完全没有按年龄而应有的老态,比一般的少女又多一份独到的成熟果实般诱人的风韵,才华盖世的李世民不禁为之心旌摇曳;再加上萧氏饱经离乱而孕育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情态,更加令人由悯惜而生爱怜。

  顾不得年龄的悬殊,更不在乎外人的品评,大唐天子李世民在萧皇后身上体会到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更感受到一种类似姐姐与小母亲般的温馨,使他为繁重国事所累的心得到抚慰。这就样,萧皇后被唐太宗封为昭容,成了大唐天子的爱姬。

  李世民作皇帝后,为了避免重蹈隋炀帝的覆辙,在宫中励精图治,崇尚俭节。萧皇后来到宫中时,他破格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迎她,四处张挂著华丽的宫灯,歌舞姬们献上轻歌曼舞,桌上堆满山珍海味,唐太宗以为这种场面已够豪奢了,因此问身旁的萧昭容:“卿以为眼前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

  其实,眼下这点排场距离隋宫的豪奢情形还差得远呢!隋宫夜宴时并不点灯,而在廊下悬挂一百二十颗直径数寸的夜明珠,再在殿前设火焰山数十座,焚烧檀香及香料,既可使殿中光耀如白昼,又有异香绕梁,如入仙境,每晚烧掉的檀香就有二百多车。对此,萧昭容不便明说,只是平静地说道:“陛下乃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要与亡国之君相比呢!”

  这一句话,说得唐太宗万分惊讶。唐太宗立即明白了她话中的含义,他不仅被她的容貌所深深吸引,也深为她的明晓事理和言语得体而折服,对她愈加敬重和疼爱了。

  萧皇后在唐朝后宫中度过了十八年平静的岁月,六十七岁时溘然而逝。在她的一生中享尽了荣华富贵,但也历尽了沧桑,历尽了风流。


·上一篇文章:秦昭王时向北开疆的奇谋 太后和戎王通奸生子
·下一篇文章:大隋艳后萧皇后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32212051361659G62I81KEKB6FG78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