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唯一坐金銮殿睡龙床的妓女

历史上唯一坐金銮殿睡龙床的妓女


来源:网络  作者:李子迟

民国名妓赛金花:卖身不卖国,可怜不可恨

    赛金花(1872?~1936),中国近代名妓,一个生活在19世纪后期到20前期的具有传奇色彩的女子。原姓赵,小名三宝,又叫灵飞,花名初为曹梦兰、赵彩云、傅彩云,又曾名赵梦鸾、赵梦兰、傅玉莲等,原籍安徽黟县,生于江苏苏州。
洪钧(1839~1893),清末外交家。字陶士,号文卿,江苏吴县(今苏州)人。同治七年(1868)中状元,任翰林院修撰。后出任湖北学政,主持陕西、山东乡试,并视学江西。1881年任内阁学士,官至兵部左侍郎。1889年至1892年任清廷驻俄、德、奥、荷四国大臣,翻译了不少著作。回国后,曾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主张加强军训,巩固边防。
瓦德西(1832~1904),德国人。普法战争期间担任国王副官;后任德国总参谋长,晋升陆军元帅。1900年8月任八国联军统帅,11月抵达北京,指挥侵略军由津、京出兵侵犯山海关、保定、正定以及山西境内,残酷镇压义和团,屠杀中国人民,胁迫清政府接受议和大纲,扩大列强侵华权益。1901年6月回国。著有《瓦德西回忆录》。
 
与西太后齐名的妓女
在晚清的北京城里,有两个赫赫有名的女人,一个是当朝太后慈禧,一个就是名妓赛金花。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刘半农写道:“中国有两个‘宝贝’,慈禧与赛金花,一个在朝,一个在野;一个卖国,一个卖身;一个可恨,一个可怜。”
这两个女人,一个朝纲独揽,唯我独尊;一个操着被人视为最低贱的职业—一娼妓。把慈禧与赛金花相提并论,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确实,慈禧太后的许多座前昏庸大臣,刚好就是赛金花裙下的一批好色之徒。当时京畿一带的百姓们都这么说:“那些昏庸好色的清廷重臣,都是北京城里两个女人的奴才。每天东方才泛白,他们浩浩荡荡地进入端午门,匍匐在老佛爷慈禧的花盆鞋底边,唯命是从;夕阳西沉时,他们熙熙攘攘地前往松树胡同,拜倒在赛金花的石榴裙下,甘效犬马。这两个女人,一个是高高在上,人人称臣;一个是孽海飘浮,人尽可夫。”
确实,这两个女人有许多相似之处:两人都生长在江南一带,也都没有多大学问;却都聪明狡诈,都娇艳警敏,把男人玩于股掌之中。那拉氏三度垂帘听政,三度还政;赛金花三度为娼,三度嫁人。别看赛金花卑微、下贱,可也以她那独特的方式左右过中国的政局。这一个娆妖、冶荡的烟花女,也曾在皇宫大内的龙床上睡过觉。特别是19世纪末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的侵华,使这两个人的命运交汇在了一起。
可是,赛金花一生出入豪门,沦落风尘,命中克夫(三次嫁夫,三次孀居),但无有儿子。她虽为朝廷立下大功,结果却没得到任何表彰,甚至连开妓院也不得,最后冷冷清清而终。
 
刚“下海”便为“花国状元”
赛金花原藉徽州,她的父亲在太平天国运动时流寓到苏州,娶了当地的女子为妻,先生一女,后生一男。因此,赛金花也算是地道的姑苏姑娘了,从小聪明伶俐,长着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两道眉,一双会说话的凤眼,秀雅、婉柔的模样,非常讨人喜爱。从小,赛金花便爱搽脂抹粉,穿好衣裳、戴首饰,客人来了装烟倒茶,陪着说话,平日就喜欢在门口闲立,使得过往的行人都对她凝目注视,天生就是一副倚门卖笑的个性。
光绪十二年(1886),赵家家道中落,14岁的赛金花经常往义父曹承玺家里跑。经曹家一位远亲女眷的牵引,她竟然在秦淮河上的花船上穿梭往来,成了陪客、调笑而不陪宿的青倌人。那时,赛金花化名曹梦兰,正是含苞待放的豆蔻年华,梳着乌油滴水的大松辫,身穿荷花色缕空衬白的香云纱大衫,下穿宝蓝色锁边控云的明绡裙子,脚踏一双绣着鸳鸯戏水的青缎子平底鞋,像是花蝴蝶一样地周旋在富丽华彩的画卷中,风靡了不少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富商大贾和达官贵人。
山明水秀的苏州仓桥滨到山塘一带,在虎邱与阊门之间的花船上,就是有钱有势又有闲的大爷们的销金窟,征歌逐色,诗酒风流。在花船上,一般都有姑娘陪酒、弹唱,称为“坐舱姑娘”。有些花船上没有陪酒姑娘,只供酒菜,客人自携女伴上船,或者就要叫“出条子”。“出条子”就是没有固定船只的陪唱、陪酒姑娘。赛金花开始就做“出条子”。为了顾全家人的面子,她化名为“富彩云”,又叫“傅彩云”。没有多久,她就凭着出色的容颜、出色的媚态和手段,红遍了苏州。
1年之后,便有那财多势大的客人对她软硬兼施,成了她的恩客;傅彩云被人梳拢,点起了红蜡烛。下海接客的傅彩云,更加艳光四射,转动照人。便有一群在苏州的好事嫖客起哄,热热闹闹地举办选拔花魁的盛事,把傅彩云选为“花国状元”,一时传为美谈。
 
成了真正的“状元夫人”
恰好这时,出身于苏州城内张家巷,在同治七年(1868)戊辰中了一甲一名进士的真状元公洪钧,由江西提学的任上,因母亲去世,回到老家姑苏古城守孝。他一见赛金花,惊为天人,顿时倾心,日也想,暮也想,三天两头把赛金花接到家中陪酒;并终于在友人的怂恿下,取得一妻一妾的谅解,正式把赛金花娶了过来,成了他的第三房姨太太。洪钧把她改名叫赵梦鸾,从此赛金花真正成为“状元夫人”,开启了她生命中另一段崭新的里程。
(另据说,洪钧在未中状元之前,曾经受到过一个妓女的资助,这个妓女在有的作品里被称为小青。)
当时赛金花还不满16岁,洪钧整整比她大了33岁。一个是双颊绯红,稚气未脱;一个是两鬓飞霜,已现老态。好在郎才女貌,两情相悦,一树梨花压海棠,两个状元成一双,令人为之羡煞。赛金花自幼爱吃苋菜羹拌猪油合成的饭,油腻腻、红彤彤的,叫做“状元饭”。别人曾取笑她:“小时爱吃状元饭,长大嫁个状元郎。”如今果然如愿以偿。
洪钧的原配夫人姓王,比丈夫还年长2岁,平日主理家庭事务,烧香念佛,是一个性情和顺的大户太太。二姨太是个娇小、羸弱的扬州姑娘,经常病病歪歪,自顾尚且不暇,也就无力再与别人争长论短。
光绪十四年(1888),洪钧带着赛金花一同入京。入京不久,洪钧就被任命为出使俄、德、奥、荷四国的钦使,兼领四国的特命全权大使。洪钩便只带着赛金花一人飘洋过海。(其原配夫人畏惧华洋异俗,遂借诰命服饰给彩赛金花,命她陪同洪钧出洋。)
那时中国尚以天朝自居,在出使番帮时,处处要表现出泱泱大国的威仪。洪钧带领一大群随员和男女仆人,由京城南下,经上海搭乘法国的“萨克逊”邮轮,在海上走了1个月后,于意大利港口热那亚登陆,再改乘火车,首先到达德国柏林。
洪钧是一个几近冬烘的老学究,加上身体瘦弱、多病,经常埋首案牍,很少参加社交活动。而年轻貌美、见过世面、长于辞令的赛金花,却仿佛是一个天生就有社交能力的人物,在觐见德皇及皇后的时候,表现得恰到好处,她那绰约的身姿、娇嫩雪白的肌肤、水灵灵的一双妙目传达出的无限情意、细瓷般的气韵,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让他们真正见识了东方美女的风采;在晋谒俄国沙皇及皇后时,头上挽着蟠曼陀发髻,戴一顶堆花雪羽帽,颈脖子上围着一条天鹅绒的围巾,身穿紫貂外套,下系淡青软缎压金的绣花裙子,脚登一对雕漆油光的黑皮鞋,胸花朵朵,钻石晶晶,衬托出桃腮秀靥,更显得雍容华贵;在英国与维多利亚女王合影时,显得是那么恰如其分,那么自然。
在国外,赛金花算是出足了风头,享尽了荣华富贵,锦衣玉食,高车骊马;单只是上下楼梯,就有4个洋丫环提着4只明角灯替她带路。赛金花凭着自己的聪明伶俐,居然还掌握了一定程度的德语、俄语。这是她一生中最为亮丽的岁月。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古代妓女竟然属“体制内”的工作
·下一篇文章:痴女来莺儿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ji/131211895766J6B15KC1C5FG1JF0J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