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写对子的爷爷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文章作者:陈昆鹏 点击数:
 

 

 
 

旧社会里,富人们过年欢天喜地,又是买花又是买肉,给小孩子买新衣服,可穷苦人家过年就大不一样了,就像是过关似的。因为一到过年,一个一个的债主会逼上门来,让人不得安宁,所以有“年关”这样的说法。二十年前的我们家,不知父亲为什么欠了人家那么多的债,爸说,“就是你们这帮小崽子给吃穷了”,妈却告诉我们,“是因为咱们家里有个长年卧床的爷爷,把家都给掏空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吧,反正一到过年,来我家讨债的人就像走马灯似的,刚打发走油盐店的黑五爷,米粮店的赵三叔又赶来了,都是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人,爸妈无钱还给他们,只得躲出去不敢回家。应对债主的责任就理所当然地落在了我们兄妹三人的身上,而我又是大哥,那就责无旁贷了。不管债主好说歹说,嘴皮子磨破,只要不放火烧房子,我们就大气也不出一声。三个年龄加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孩子躲在角落里,眼皮也不眨一眨,望着凶神恶煞的债主,可怜巴巴的。
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爷爷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想当初,他也是东寨西营十八村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他的一手毛笔字,征服了所有的人,只要是见过他写字的人,没有一个不说漂亮的。所以不论谁家婚丧嫁娶,总是少不了爷爷的身影。如今不行了,爷爷自从得了一种莫名的病,在床上一躺就是三年,再也没有站起来。吃喝都要别人送,大小便也要从腰间的一个窟窿里排出,让人见了就心寒。爷在床上说,“娃啊,这只躲不是办法,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为你爸你妈分担些重任了。谁家的父母把孩子拉扯大都不易。我在床上写对子,你们趁着过年,拿到县城也换些钱,好把这个年给过了。”我说:“爷,你这个样子能行吗?”爷爷长叹了一口气,“我这把老骨头也该做些事了,老看着孩子为我躲债,心里难过啊!你放心,爷爷能行,你不信天不信地都可以,可不能不信你爷爷啊!”听爷爷说得有理,我连考虑都没考虑一下,说干就干开了。好在笔墨都是现成的,对子纸又要不了几个钱。“小妹,你们帮我找些破书破本子,我要装起来,拿到废品收购站里去换钱来买对子纸。”我发动起两个小妹,一起动手干了起来。好家伙,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我们家竟还有这么多值钱的宝贝,平时积攒的破书破本子整整装了一袋子,我背起来都有些费力了。收废品的麻叔见我这样吃力,心痛地摇摇头,“孩子,你这是干什么?爹妈躲出去还没回来过年?难啊,难啊,穷苦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说得一点不错。”我兴奋地告诉麻叔,“我和爷爷要做大生意了,可我们没本钱,找些废品来你这里换些钱。”麻叔没有像做别人的生意那样――先是仔细地把废品分类,讨价还价后,再用木秤秤一秤,最后才能付钱。他随手把我的废品扔过去,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大方地给了我五块钱。我像拾了一个金元宝似的,欢天喜地地往家跑,好把这个好消息尽快告诉爷爷和妹妹。
我去买写对子用的大红纸,两个妹妹分头去找写字用的桌子和椅子。等我把纸张买来了,她俩却还在院子里团团直转,像是热窝上的蚂蚁。“你们这两个笨猪,让你们找个桌子都这么难!”我生气地骂她们。大妹妹委屈地说:“哥哥,我们没偷懒,你走后我和小妹把整个院子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一张桌子,咱家有桌子吗?”小妹这么一问,倒真把我给问住了。是啊,我们家连一个像样的板凳都没有,哪里来的桌子!“小妹,是哥不好,哥不该向你们发火,我是怕耽误了爷爷写字,咱们的生意就不好做了。别着急,再找找,肯定能找到。”最后在爷爷的指点下,我们终于抬来了一张少了两条脚的木凳子,调好了高度,放在爷爷的床头,不高不矮,正适合爷爷写字。把纸铺开,刚准备动笔,问题就又出来了。由于天气太冷了,整瓶墨汁冻得死死的,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瓶子打开。“别急,慢慢来,小心点,别把手指划破了。”爷爷在旁边干着急也帮不了什么忙。数九寒天里,我和妹妹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急得满头大汗。小妹妹说,“哥哥,哥哥,你把瓶子用砖头砸破,墨汁就会流出来了。”“你真傻,瓶子破了,墨汁不也流走了吗?”大妹妹不赞成她的意见。“那怎么办,没有墨汁我们就写不成字,写不
成字就没有钱,没有钱他们还会骂我们‘穷光蛋’的!”小妹妹的小脸急得通红。“不急,不急,哥哥有办法!”我索性把瓶子放在我的棉袄里,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它,边暖边吹气,还真灵,这次没有费多大的劲,就轻易地把瓶子给打开了。在平时爷爷一定赞扬我几句,可这次他没说一句话,那张油黑的脸上有几条皱纹动了动,发白的胡须发出明晃晃的光,他是心里难过啊。
爷爷的手微微颤动了几下,才把毛笔插进散发着我体温的瓶子里,然后很吃力地写下了“福星高照”四个大字。“真是老了,老了,手不听使唤了,字也写得不成样子了。”爷爷对自己的字不满意,摇了摇头,有点失望地看着我们。小妹却在一旁跳着、叫着。“爷爷写得好,写得好,可以卖大价钱了!”我也说,“爷爷,你的字写得漂亮着呢,别看你是躺着,咱们这东寨西营十八村还不是没有一个人能赶上爷爷你的字!”“傻小子,只会哄爷爷开心罢了。”爷爷在床上写字,明显显得不大方便,他每写几个字就要把身子翻转一下,我和两个小妹就吃力地帮他转身。“爷爷,不急,你慢慢写,要不歇息一下再接着写?”我和妹妹心痛爷爷拖着病体还要干活,劝他休息一下。“不行啊,时间不等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写迟了,过了旺季就再也卖不出去了。”等写完了所有的纸张,他的腰间竟流出好多红色和黄色混合的东西来。小妹吓得要死,大声喊叫“爷爷的肠子出来,爷爷不能活了,怎么办啊!爸爸你在哪啊,求你救救我们吧!”爷爷却不紧不慢地说:“傻丫头,爷爷哪能这么快死掉,爷爷还要吃你哥哥的喜酒,抱我的曾孙子呢!不要紧,不要紧的,你们拿纸帮我擦一擦就好了。”我和妹妹看爷爷这么平静,就也不再害怕了。因为本钱有限,我们不能写得太多,恐怕写多了也卖不出去,反倒折了本。“这次先去看看行情,要是好卖,下次咱们就多写一点。你们快点出发吧,耽误了就不好买了。记住,如果是穿得体面的城里人来买,就把‘云现吉祥、竹报平安、福星高照’这几张拿给他们;如果是穿得和咱们差不多的乡下人来买,就把‘多福多寿多男子,大富大贵大吉祥’这几张买给他们。”我们一句句都记在心里,点头就像小鸡吃米一样。“还有,一定要听爷爷话,城里的人多,不要东瞅西看,万一迷了路就问人。跟着人群走,别人往哪里走,你们就跟着走,别占小便宜,别相信不认识的人说的话。你是大哥,要有主心骨,看好你的两个妹妹。”爷爷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总算觉得万无一失了,才让我们兄妹三个出门。
县城离家只有七八里,可我们都还是第一次出门,所有的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幸运的是,我们很顺利地跟着人群到了县城。“城里和咱村里有啥不一样?”我问两个紧紧拉着我的手的妹妹。“县城的车多、人多,讨讨饭的也多。”“城里楼好高,灯好亮,厕所不好找。”听着两个妹妹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我们都大笑起来。一开始我们不知道在哪里摆摊子,爷爷也没告诉我们。“就在这里吧,这里没有风,不会把我们的对子吹走。放这里,来买的人一定会很多。”大妹妹肯定地说。“好,听你的,咱们的生意就在这里开张了!”我大声说,像是在告诉所有的人。可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一个人过来,也没有人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正当我们不知无何是好时,一位年老的婆婆过来了。“你们这几个小孩子,这么冷的天,我看你们在这里站了好久了,还拿这么多对子,在干什么啊?”“我们是卖对子的,新年来了,你要卖对子吗?”我见有生意,急不可耐地说。“傻子才来这里买你们的对子!这么冷的天,谁来这个死胡同干什么?”好心婆婆劝我们换个地方摆摊,不然会白白浪费时间,也做不成生意。“我看你们也是人生地不熟的,这样吧,我把你们带到专门买卖字画的巷子去,看你们怪可怜的。”我们兄妹三人半信半疑,远远地跟在这个婆婆的后边。等到了字画小巷子,我们才放宽了心。最后,婆婆还买了几张我们的对子。这是我和妹妹掏到的第一桶金,甭提有多高兴了。大妹妹说:“爷爷说的话不对,爷爷不让我们相信不认识的人说的话,婆婆就没骗我们,婆婆是好人。”“婆婆不是不认识的人,婆婆跟我们说话了,婆婆是我们认识的熟人。你问哥哥,我说的对不对?”小妹妹与大妹妹互相争吵着,都把目光都投向了我。我笑笑,不知道该给她们怎样说。
换了地方,我们的生意竟出奇的好,别的几个摊位还没怎么卖,我们就销售一空了。看着手里的十几块钱,我和妹妹差点儿哭出来。“我们有钱了!我们也是富人了!”我们兄妹三人大声地叫着,跳着。现在想想,我们的生意只所以好做,也许是别的摊子主人看我们几个孩子太可怜了,不忍心与我们争生意,把客户都介绍给我们了;也许是那些不打算买对子的人看到我们的惨样,也伸出了援助之手吧。小妹望着我手中的钱,又望了望一个烧饼铺子,怯生生地说:“哥,我饿了?”我把她的头转过来,“妹妹最听话,有了钱,咱不让妈在外边躲债了,回来和咱们一起过年,让妈给你做这么大个的烧饼!”我不想让刚到手的钱又飞走了,边比划着边劝小妹。小妹听了我的话,使劲地点点头:“烧饼不好吃,没妈做的香。”话虽这样说,可她的眼睛却不肯离开人家的烧饼铺子。
接下去的几天里,我们写的对子一天比天多,生意一天比天红火。就这样,在家中要账的在紧锣密鼓进行时,我们的对子摊生意却正兴隆着。卖了足够多的钱,我就让两个小妹看着摊位,自己气喘吁吁地跑回家,“还给你们钱!我们不是‘穷光蛋’,我们也可以有钱的,不许你再来烦我爷爷!”我理直气壮地把钱扔给他们,也好让爷爷过点安心的日子。如今想来,那时已不仅仅是我们祖孙四个人在为新年还债而辛劳,更像是四个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在生活的罗网中挣扎,在与贫困作着艰苦的斗争。爷爷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们一定要记住,日子会红火起来的,会的。只要你有一双勤劳的手,明天就一定会比今天好!”我们兄妹三人都深深记住了爷爷所说的话,也记住了爷爷说这话时那坚定的神情。
当然,斗争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三个出外奔波的人常常是冻得鼻子、脸颊、小手和耳朵都红肿肿的,开春时会奇痒无比,把肉都挖破了。衣服上,小脸上全是一块黑的墨迹,一片红的纸色,在别的孩子穿新衣服戴红花的时候,我们却像演员一样,化妆成“黑头红脸”。最糟糕的是,我的白天时间全被占用了,只得利用晚上来完成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而一坐在昏暗的油灯低下,我就又累又困地睡着了。当“嗞嗞”的声音把我惊醒时,油灯已把头发烧焦了。不管怎样,那段时光我们都是快活的。当还清了债主的债,我们的收获是桌子上多了个纸糊的鼓涨涨的钱箱,里面有了一堆很是可观的硬币和零钞。更令我们高兴的是,多余的钱,我们还可以给爷爷买几包香烟,给小妹买一朵油纸做的小花,还有几斤白面和两棵大白菜――年夜饭,我们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香喷喷的饺子了!我跑到爷爷的跟前,把红肿的小手伸进他的被窝,“爷爷,今年我们有饺子吃了!是咱们自己挣的钱买的饺子,一定会很香。明年我一定好好练字,这样就不用你亲自来写对子了!”爷爷微笑着说,“好,好,咱们说好了,明年我说对联你写字!”可说这话时,我却在爷爷的被窝里触摸到了一片湿漉漉的东西――是一滩我从没见过的血水混合物,冰凉冰凉的!
爷爷没能吃上我们用卖春联换来的饺子,这是我永远的伤痛和遗憾。以后的几年里,都是我和妹妹一起写对子卖对子,就像是爷爷在我们身边时一样,爸妈也不再出门躲债了。这些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然而,每到过年过节,万家团圆的日子,我总是回忆那在瑟瑟寒风中站着的三个孩童,回忆爷爷躺在床头写“福星高照”的样子,回忆爷爷说过的话――日子会红火起来的,会的……
是的,日子红火起来了!爷爷,你老人家看到了吗?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03级语言学系  陈昆鹏
邮编:430079

 
   

 

·上一篇文章:"魔术师"行动

·下一篇文章:七色夺命简



 相关故事


·12岁少年背成都爷爷回通江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非我站原创的,按照原来 出处,自行链接)。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